直播破解版

算算时日,距离钱三丰诗会之后,自己便是再也没有下过山,此时看着官道之上的行人,叶清玄也是觉得颇有一种再入凡尘的感觉。

一行五个道士,身着道袍,手持拂尘,这身打扮端的是颇为扎眼,是以官道之上的人流,时不时的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叶清玄发现,今日这官道之上的大多是鲜衣怒马,挂刀佩剑的武林人士,至于一般商贾百姓们的身影却是少了不少。

想来是小灵境之会日期临近的原因,叶清玄看了看自家师弟和弟子们,再看了看那些个官道之上的武林人士,心中颇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这阵仗,比之自己之前两次下山,却实在是好了不少,几人不疾不徐的行得片刻,襄阳城便映入眼帘。

许是得了上官吩咐,门口盘查的兵丁们仿佛严格了许多,于是自然在城门处排起了一条长长的人流。

叶清玄等人来到之时,身前的队伍已经排了不知有十几丈长,这些排队等待入城的,大都是武林人士,是以难免言语之间和守城兵丁产生冲突,一时之间场面鸡飞狗跳。

不过好在,到底这些武林人士是来参与大会,不是来闹事的,总算是能够克制自己的脾气,否则说不得在这襄阳城门口,便会上演一出官兵捉强盗的戏码了!

等了许久,正在方守信和石星御两个小道士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中含着惊讶之声便传了过来“可是青玄道长当面!在下有礼了!”

叶清玄闻言,脸上微微一笑,随后淡然转头,看向来人,只见来人顶盔贯甲,腰里配着一把战刀,手中持着一杆长枪,显得其人颇有些英武不凡之意。

还不等叶清玄答话,这来人又说道“上官已经吩咐,道长若是来到,便无需接受检验,直接入城即可!”

“这还差不多!”一旁的袁振听见这话,知道打招呼的乃是他的兄长,原本等的时间日久,他便有些不耐,此时听见这话,口中难免咕哝一句。

大眼萝莉乖巧逛超市明丽动人跟拍

一旁那兵丁听到了袁振的话,脸上难免浮现尴尬神色,随后立时超这袁振微微躬身“还请二爷见谅!”

袁振见装无所谓的挥了挥手,叶清玄见状,淡淡的扫了袁振一眼,也没说话,但这袁振却吓得立时脖颈一缩,颇为搞笑。

“原来是一只狗仗人势的缩头乌龟啊!怪不得,小爷我看着讨厌!”原本这乃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是江湖人士性格火爆,眼见叶清玄几人有特殊待遇,自然有人心中不忿,于是便立时出言讥讽!

“哦?”叶清玄闻言,转过头去,心中不喜,自家弟子自有自己教训,又何时轮到他人置喙?

只见叶清玄话音刚落还不见他有所行动,便见一道耀眼的剑华陡然亮起,随后那说话的武林人士便是连反应也不及,便觉自家头顶脸上一凉,当剑光敛去,自己下意识的伸手摸去,只觉入手空空如也,顿时呆立在当场!

不过片刻之后,一声怒吼便自这人口中响起“哪里来的狂徒,还爷爷头发眉毛来!”

这人一边口中怒吼,一边“仓啷”一声,拔出了腰里悬着的大刀,作势便要当头一刀朝着叶清玄劈下,而与他同行的伙伴们,见自己人被欺负了,也是拔出兵刃,作势便要上前助阵。

然而又是一道亮的惊人的剑光闪过,众人只觉手腕一疼,随后便是叮叮当当的兵刃落地之声,并且那率先挑事的家伙,只觉自己喉头一道冰冷锋锐直逼而上。

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额头上冷汗顿时如瀑布一般哗哗而下,直到此时,他才是看清了出手的乃是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小子。

只见这小子生的一张俊脸,脸上表情淡淡,一双眼睛仿佛是不带丝毫感情一般,看得人心中直瘆得慌。

这小子身穿一身奇怪的淡青色袍子,制式与一般的袍服多有不同,此时穿在这小子的身上,却是显得他潇散自然,自有一番韵味。

“福生无量天尊!青源!”叶清玄见此,脸上表情不变,手中拂尘一打随后缓缓道“还请居士见谅,贫道这师弟却是有些莽撞了!”

叶清玄这一番话,说的清清淡淡,之间看不到丝毫诚意,明眼人一看便是敷衍罢了。

不过随着叶清玄开口,青源小道士倒是颇为听话,长剑回鞘,捏了个子午诀,也是朝着这人打了个稽首,随后不言不语便即回到了叶清玄的身后。

“不敢,不敢!”这人此时尝过了厉害,顿时心中有些发虚,方才那小子手脚利落,武功简直高的不像话,定然不是自己几人能够惹得起的,于是这人也是光棍,当即便服软认怂!

“如此,有劳这位将军了!”叶清玄见青源短也护了,那人软也服了,于是又朝着那兵丁打了个稽首,口中淡然说道。

那兵丁闻言,颇有些轻蔑的看了那挑事的江湖人士一眼,随后便一伸手,口中说了个“请”字,然后便引着一众道士们往城门处去了!

青源方才见叶清玄表情中有些不喜,是以替师兄出手,但这小道士到底不是残暴之人,只是以神门十三剑路数,用剑脊拍中了这些人的神门穴而已。

此时劲道过去,这些人活动了活动还有些隐隐作痛的手腕,附身捡起了兵刃随后口中犹有些后怕的向着一旁的武林人士问道“诸位请了,在下几人乃是陵阳无二刀门弟子,初来乍到却是实在不知,方才那几位公子,到底是什么路数,还请诸位赐教!”

这人这番话说的仿佛谦卑,但便是三岁小儿也能听的出来,这人语气中犹有不服之意,于是一旁有人便即呲笑道“怎么?你这小子真个不知死活?看不出刚才那位小道长实乃是先天高手吗?

并且方才青源道长已是手下留情,难道你等还想纠结报复不成?”

“嘘!禁声,祸从口出你不知道吗?”这做出回应之人还待往下说,一旁他的伙伴眼见那持刀青年脸色不对,于是一拉自己同伴,悄声说道。

“那几人莫非就是近来在荆州之内风头正劲的玉虚宫中人?先天又如何?我不二刀门又不是没有!”这青年在众人面前被青源削了面子,自然心中记恨,随后恨恨的看了一眼五个道士离去的背影,眼神阴冷。

那些个与他一同来此的同门们,也是心中怀着一般的心思,看着几个道士的身影心中恨恨。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