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自己草莓视频幸福宝

“嗯。”

陈凡点了点头,跟随着前去。

一路上,诸多城主府之人远远观望,对他颇为好奇。

黑炎城辖地广阔、修士众多,而作为这片地域的主人,城主向来是诸事繁忙,寻常招待的客人,至少也是某个附近的宗门之主,没想到今夜竟是宴请一个少年。

不过对此,陈凡平静无比。

且不说自己救了吴芊儿两次,城主多少要表示一下,就算是这所谓的黑炎城,在他眼中,也不过是恢复伤势的一个落脚之地,一个城主的宴请,并不被他放在眼中。

没一会儿,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他来到了中心大殿。

中心大殿修建得气势恢宏,此时在墙壁上诸多元石的照耀下,更是亮如白昼。

“陈哥哥,你来了!”

刚刚进入大厅,吴芊儿的声音便是响起。

陈凡抬头看去,只见此刻中心大厅中,已经是一片热闹,两侧的酒桌旁,坐着城主府的诸多长老和供奉,一个个或须发皆白,或年轻气盛,身体中隐隐有浩瀚真元涌动,实力最低的都是先天中期修士。

而在两侧酒席最前方,坐着吴芊儿和吴雨薇两姐妹。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此时的两女,早已重新打扮,吴芊儿一袭粉裙,明目皓齿,脸庞如粉雕玉琢,显得娇俏可爱;吴雨薇则是一袭白裙,冰肌玉肤,如出水芙蓉,显得清丽绝伦。

再往上看,主位上坐着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虽已年近五十,却剑眉星目、不怒自威,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显然正是吴芊儿两女的父亲——黑炎城城主吴问昼!

“金丹中期!”陈凡目光微微一眯。

“这位,就是陈小友吧?”

而见他看过来,吴问昼缓缓站起,指着吴雨薇旁边一个座位道:“陈小友请坐……小友两次救小女性命,吴问昼感激不尽,这一杯酒敬小友!”

说罢,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城主客气。”看见自己竟被安排在吴雨薇旁边,陈凡微微挑了挑眉,但也是面不改色地举起酒杯回道。“呵呵,小友海量,”吴问昼淡淡一笑,目光在陈凡身上一扫而过,嘴角噙着笑意:“小友不知,老夫十多年前丧偶,只留下两女,是老夫的心头肉,若是有所闪失,老夫无颜见她们母亲……不知小友是何处

人?”

他前面一段话,还是看着吴芊儿两女道,似乎颇为感叹,但在最后的时候,却是猛地对陈凡问道。

“非黑炎城人,几日前与大敌对战,身受重伤流落蛮云山脉,很多事情记不起来了。”不过陈凡早有准备,只是平静说道。

“原来如此。”

吴问昼眸中光芒一闪,一众长老和供奉也是瞥了眼陈凡,吴问昼沉吟了一下,举着酒杯继续道:“小友如此年龄,便是先天中期,可谓后生可畏啊,不比我黑炎城诸多天骄差一分半点。”

“城主过誉,我初来此地,并不知黑炎城情景。”

陈凡淡淡一笑,这吴问昼每句话看似温和,实则都意有所指,若是不留意,恐怕得上套。

“小友,不知你觉得我城主府如何?”

而见他面色平淡,吴问昼眸中闪过一丝讶然,随即忽然问道。

“城主府自然是气魄恢弘。”陈凡面不改色。

吴雨薇美眸一闪,看向了吴问昼,脸上微微一变。

“呵呵,小友,天赋异禀的修士老夫见过不少,两女的天赋更是让老夫满意,不过和小友比起来,还是有些逊色,”吴问昼则是摆了摆手,看向陈凡问道:“不知小友可愿成为我城主府一员?”

“这……”此话一出,顿时使得大厅中众人一愣,一些青年眉头微皱,吴芊儿则是拍手喊道:“好呀,好呀,陈哥哥,你就留在这儿吧!”

“多谢城主赏识,不过小道悠闲惯了,恐怕要让城主失望。”

但对此,陈凡只是举杯一饮,委婉拒绝。

一个城主也想招揽自己,想的实在太多!

“啊?”话音刚落,大厅中众人脸色一愕,吴芊儿更是满脸失望。

不过吴问昼的脸上却没有恼意,只是继续道:“陈小友,你既不知自己所来何处,而且对小女有大恩,留在我城主府,绝不会亏待你!”

一边说,他一边打量着陈凡,目光中似乎满是真诚。

“让城主失望了。”陈凡做了个揖。

“无妨,无妨,陈小友既然不愿留下,那么这段时间也不用急着走,好生在我城主府待下,观赏观赏黑炎城风景亦可。”

吴问昼没有再劝解,稍稍顿了顿笑道。

嗡嗡嗡!

而在之后,他也没有再多说,举杯与众人饮酒,大厅中一片热闹。

一些供奉和长老缓缓起身,向陈凡敬酒。

若在平时,陈凡一个金丹中期修士,即使天赋惊人,也并不会被他们太过放在眼中,但此刻陈凡的身份,可是二小姐的救命恩人,也得城主器重,自然需要交好。

至于大殿中那些年轻俊杰,也是微微向陈凡示意。

他们很多人并不是城主府嫡系,而是被招入城主府之人,原本看陈凡与吴芊儿两女关系密切,多少有些敌意,但见陈凡似乎并不想留在城主府,顿时热情招待。

对于这一切,陈凡都是平静对待,缓缓饮酒。

“陈哥哥,你怎么不留在城主府呢?”

“陈哥哥,明天我们去城中逛逛吧!”

“陈哥哥,你要在我们家多呆一段时间啊!”

倒是小姑娘吴芊儿,一看酒宴开始,就没有老实在位置上带着,跑到陈凡和吴雨薇中间,不停和陈凡说着话。

她也喝了些酒,脸庞上一片酡红,不停问着话,显得颇为可爱。

“芊儿,你该回去休息了。”见此,一旁的吴雨薇有些无奈地喊道,偶尔与陈凡举杯。

而这场夜宴,在进行了一个时辰后慢慢结束,大厅中众人皆是散去,陈凡也是告辞向西侧庭院而去。

最终,大厅中只剩下了吴问昼和那焦长老,看着陈凡慢慢消失的身影,吴问昼眸中光芒闪烁。“焦长老,你看此子如何?”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