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的软件不要钱

申塞明知道那是靳曼的阴谋,可也阻止不了士兵们逃命,只好下令往西南突围。

中北二军团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军团的精锐11师团挺身而出,师团长雷森率部左冲右突,在正面楞是挡住少典军两个师团的前进道路,直至帅旗顺利突出重围。

雷森的块头比巴习只大不小,是一名巅峰斩将武士,麾下清一色重步兵,敢于正面迎战骑兵师团,在乱战之中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有11师团在身边申塞就很放心,敢回头对付骑兵正是因为这个依仗,现在却不得不牺牲他们来掩护自己。

“咣!”一声巨响,一杆长枪被狼牙棒砸中,使枪的骑兵踉踉跄跄地后退三四步,使棒的大汉仅摇晃了上半身。

这位骑士大家都熟悉,新任209师团代师团长风良!

丁馗本想调风良去新十二军团,但是顾均拒绝了,后来原209师团长负伤,顾均火线提拔风良任代师团长,这也导致了纪行升任大队长。

风良原本就是超龄入伍,师出名门,在中层军官职位上也熬了六年多,综合条件符合升为参将的资格。当然比不过丁馗,人家的后台更硬,还有除障权,历史上很少如此年轻的参将。

他对面的敌人就是雷森,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上臂的肌肉比得上他大腿,那根狼牙棒不止千斤重,差点没砸断他的长枪。

“退下!”上空传来威严的声音。

顾均忍不住要亲自出马了,手持一柄长剑跳到风良与雷森之间。

再不解决雷森及其部下,会有更多己军逃出生天,那样骑兵追击的难度将增加很多,导致这场战斗失色不少。

魅力放松一下午的美好时光

“呵呵,没想到顾统帅亲自出马,这是雷某的荣幸。”雷森没有后退。

他站出来断后就没想活着离开,打算用自己这条命来报答申塞的恩情。

“敬你是条汉子!我不用斗气化形对付你。”顾均往前虚劈一剑,表示自己占了先手。

雷森冲前两步,猛然跳起,双手紧握棒尾,对着顾均兜头狠狠地砸下去。

这一棒使尽他身之力,趁顾均压制实力时搏一把,争取击伤面前的主宰骑士。

倘若顾均往左右或往后躲闪,变招的速度应该不及已经冲起来的雷森快,且脚底无根不便发力,近战最关键的两点都会吃亏,但如果硬接这一棒,顾均的力量未必敌得过天赋异禀的雷森。

已经退到安地方的风良心中暗惊,雷森的力量他已领教过,用最大的斗气输出和力量也扛不住,担心军团统帅要吃亏。

只见顾均闪电出手,长剑连砍狼牙棒九下,几乎每一剑都砍在一根棒牙上,迫使狼牙棒偏移了几十公分。

雷森在空中无法调整狼牙棒,轰,一棒砸在地上,激起一片土石,顾均左侧地面上砸出一深坑。

“糟糕!”雷森心里刚闪出此念,一道红光扑面而来,因速度太快而无法躲避,他的世界从此陷入无尽的黑暗。

哪位主宰骑士不是用剑的高手,剑术之道统统登峰造极,近战对上斩将武士丝毫不慌。

顾均早在天上观察了一阵雷声,看穿雷森的缺点,因此动手前才会托大,声称不使用斗气化形,单用长剑以及剑芒应敌,胜负结果已掌握在他的手中。

“对付这种敌人,先要让他们心急,越急越容易犯错,你才能够抓住他们的破绽,一击败之。”顾均还有闲心指点风良几句。

虽然风良的个人实力不突出但作风沉稳,指挥作战很有章法,能攻善守,是一员能独镇一方的大将,顾均才不舍得把他送给别的军团。

如今王国处于乱世,军中之才会越打越少,能保住一个是一个,大部分新生之辈要历练几年才能生长起来,要等几年或发掘凤毛麟角的天才太虚,倒不如紧紧抓住眼前所有。

“是!”风良虚心听取指导。

“不过,最好的方法是招部下来围攻,打仗不是一个人的事。”顾均最后批评一句。

此时大军已冲散己军最后一个战阵,开始向外蔓延,追击敌军扩大战果,跑在最前面的当然就是靳曼带来的骑兵。

这次靳曼下达的命令是追击二十里,天黑之前返回高坡。

己军不适宜再次扎营,不代表少典军也不适宜,放眼集安郡内,能够威胁靳曼他们的武装力量并不存在,数量最多的敌人在雄安城内,那边有另外一路人马盯着,还请来谭商压阵。

靠北郡的战斗基本结束,混编一军团开始在东南方向布防,准备迎战前来救援的北路军。

十多万大军在无名高坡附近展开厮杀,造成数万己军死伤,少典军也有数千伤亡,鲜血染红了这块坡地,若干年后这里为人称为“血色高坡”,是己**史上一个著名的地方。

纪行差不多是最后一批赶回血色高坡的部队,第一大队严格执行追击二十里外的命令,不过跑出二十里后他们转到别的方向去,以血色高坡为圆心绕圈子,到处搜索逃亡的己军。

步兵远远跑不过骑兵,哪怕有逃生的意志作为支撑,纪行等人深蕴此道,最早在薛充的指挥下就没少追逃兵,因此积累了大量这方面的经验,知道如何收获最多战功。

纪行的背包里装满大拇指,从己军尸体上割下来的,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斩杀数。

巴习最为夸张,腰间别着个人头,惹得很多人上来围观并询问。

人头的肌肤白白净净,胡须剪得整整齐齐,不像是个带兵的将领。

“这个是参谋长!我亲眼看到他换上军服的,有个俘虏也证实了他的身份,名叫东佑。”巴习洋洋得意。

旁人问道:“俘虏呢?”

“杀了呀!”他理所当然地回答,“带回来你养着啊?上头没有命令要收容俘虏。”

“吹吧你,我还说军团长被我杀了。”一名士兵举着一根大拇指怪笑。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撒谎咯!干!今天不教训你,老子不姓巴!”巴习顿时红了眼。

那士兵贼笑道:“嘿嘿,你不姓巴可以姓齐啊。”

“为什么?”巴习一愣。

“因为七在八前面啊。哈哈哈!”那人大笑着跑开。他还真怕巴习动手,这位黑脸光头大汉不必敌军悍将雷森差多少,被那柄门板大剑拍中,不死也要残废。

巴怒,“你敢戏弄老子!”喊完便追上去。

“行啦,营中不得打闹!”一位巡营军官走过来。

巴习转头一看,马上停下脚步,道:“风队,呃,不不,风将军好。”巡营军官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上司,风良。

“你们也别招惹巴习,就他这个人能知道敌军参谋长的名字吗?东佑都喊出来了,说明他没偏你们,这就是中北二军团参谋长的人头,恰好我见过。”风良出面替老部下解围。

围观的人这才一哄而散,巴习本就不好惹,现在又有风良撑腰,谁敢继续调戏他?

“谢谢风老大!”巴习觉得叫风将军怪别扭的。

“你这家伙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风良上前一拳捶在巴习的胸膛上,离开201师团有段日子了,有点想念老战友。

“我碰上硬茬,你就捡到软柿子,而且还是个大官,敌军主力怎么把参谋长都扔下不管了?”

“嘿嘿!”巴习摸了摸光头,“老大别小看人,小巴现在学会观察了,隔老远我就盯着他不放。”

“啧啧啧,‘丁馗中队’又立大功,不愧是我带过的荣誉中队。”风良一脸羡慕地看着东佑的人头。

参谋长通常是部队重点保护对象,极少会被中队长级别的人逮到,巴习这次就像开了挂一样。

遥想当年丁馗以中队长的身份阵斩师团长,已经是上达天听的大功,巴习则更夸张,不知道上头会如何嘉奖他。

“不要脸!”旁边营地出来一人,一脸不屑地看着风良。

“听听荣誉中队叫啥名,那是我妹夫带出来的,跟你有毛关系啊?虽然你已升为参将了,但也不能沾‘丁馗中队’的光。”

听这话他应该是龙坦,丁馗的几位夫人中,有亲哥哥的就龙燕一个。

龙坦如今仍是一名大队长,还留在206师团,邓彪的得力助手。

“怎么没关系?我曾任201师团一大队长,一中队是我的嫡系部下,再说你妹夫是我师弟,我怎么就不能沾沾光?”风良见是熟人,话匣子打开了。

平常带209师团要威严,很少跟下面的人聊天。

龙坦讥笑道:“呵呵,你带的时候怎么就没立这么大功劳?没记错的话己军还占领过你的驻地。”

说实在他心里确实有点嫉妒风良,同一批的新兵,人家就当上师团长了,即便还有个“代”字,况且他的斗气修为还比风良高。

“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当初你那些功劳还不是跟我们混的,我好歹也斩杀不少己军,你呢?手上有几颗叛军军官的头颅?”风良毫不客气地反击。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