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草莓ios

此时白龙塞鲁斯再说着那神殿的经历时。

赵旭都感觉到耳朵里仿佛出现了耳鸣,无法再仔细聆听下去。

黑龙!

提亚马特!

曾经的赵旭便无数次怀疑,为什么他们一个天寒地冻的北方偏僻小镇,会刚好遇到喜欢在温暖沼泽居住区域的黑龙袭击。

而且在那之后,那黑龙仿佛就消失踪迹再也找不到。一直到穿越之前,他们才再次受到曾经袭击过“坠星镇”的黑龙再出出现的踪迹。

经过北方联盟的玩家大佬的协助,他们才艰苦定位到了那黑龙迁移后的新巢穴踪迹。

当时一群人组织起了数十人的“屠龙小队”,赵旭这种5级战士在队伍里都算得上中下等级,属于拖后腿的层次。

只是当时小队首领狂风看着背负着血海深仇的赵旭,也不忍心出口拒绝,才这么带上了赵旭参与这一次屠龙之战。

从发现到最后小队被突袭,赵旭熬不过第一波龙息喷吐开始,也就一周不到。

当时赵旭在整个过程之中,都是处于那种大仇苦熬多年,终于有了可以报仇的一天的那种惊喜与激动状态。

要知道,北方联盟的玩家势力,在十年后也算是一支不俗的势力,更别说在王凝薇带领下的地球残存势力,经历了数年的封魔战役后,也茁壮地发育了起来,成为亚瑟大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软萌温暖美少女比花娇唯美私房照写真

他们冬日城的玩家号召起来,要去屠一只黑龙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之所以一直拖到穿越九周年的时节,就是因为他们哪怕求助于施法者,还是找不到那黑龙的踪迹。

仿佛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一样。

那黑龙,就和地球上上的随机杀人狂魔一样,毫无杀人动机就这么悍然下死手,事后又隐匿多年。

所以赵旭他们这批幸存者,其实大多时候,都是处于无法以死明志,用生命去报仇的煎熬之中。

因此赵旭在穿越之后,也很清楚,靠着法术的力量,他也无法把前世的经历导入,想用预言法术也无从下手。

除非他等到前世的袭击之日,否则他想要再寻找到那黑龙,变得主宰整个坠星湖区域,从附近开始搜索。

因此在密斯特拉学习的那段时间,赵旭的内心完把这件事放在心里隐藏的角落中,不去刻意想起。

前世的他,早就等待了七年消息。

今世再等三年,对他而言,完不是障碍。

而这一刻,当白龙塞鲁斯把“黑龙”和“提亚马特”联系起来的瞬间。

仿佛那黑龙的神秘出现,以及消失七年,一下子都解释得清楚。

或许,赵旭当时参与的那只屠龙小队,去屠杀的目标是恶龙之神“提亚马特”的黑龙化身。

这么说来,他也曾经参与过围剿神灵化身的“传奇战役”了。

原本以为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件信手拈来的小事。

在得出怀疑的一瞬间,赵旭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瞬间再燃起火苗。

假如这一切是真的,那么他势必要这位恶龙之神提亚马特付出代价。

赵旭原本放松的拳头,忍不住紧紧捏起。

这让一旁偷偷关注三人姿态的塞鲁斯内心一紧,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话,引起了这位年轻男子的食欲。

忽然间,周遭的狂风更是夹杂着飞雪怒号起来,仿佛有一个风眼在不停咆哮着。

如同一袋袋铲好的积雪在空中解开绳索,直接倾倒在这片地上,顿时让几人都难以睁开眼睛。

而白龙塞鲁斯却依旧不敢动弹。

逃跑,死。

不跑,奴役。

这么想起来,苟活的白龙还是一条好白龙,而死去的白龙,那可就只剩下龙骨架了。

“这样吧。”安缇诺雅此刻开口道,“为了让你这头十恶不赦的白龙赎罪,从现在开始你就充当薇薇安的坐骑。”

说着她便指了指身旁正色站着持剑的魅魔圣武士,对方也朝着白龙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她来说,将一头邪恶的白龙,感化成乐于助人,能够帮扶老人小朋友的善良白龙,应该是一项更好的成就。

“时间呢?”白龙塞鲁斯开口道,无形间出卖了它已经接受这个提议的事实。

只是它的内心也打着狡猾的算盘,普通的人类寿命也就几十年。

等到它伟大的塞鲁斯进入第八个年龄阶段,成为四百岁的老年龙时,到时这圣武士肯定是嗝屁了,他伟大的白龙塞鲁斯估计是报不了这一骑之辱了。

那时它也只好转移仇恨,顺带教育这圣武士小娘皮的后裔。

“时间嘛?”安缇诺雅撑着下巴,低眉深思。

“这样吧,仲夏去都城述职完成后,他就会回去坠星镇接任地方法师协会会长,顺带参与协会的土木工程建设。到时你就顺带参与盖楼吧,虽然你也没什么化石为泥之类变化系‘土’性质法术,但是当个背负土方的交通工具是够了。”

此时白龙塞鲁斯听着对方已经把它当成那种运输用的“载重生物”,也不敢开口反驳,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这位法师大人,盖好后我便可以离开了么?”

“嗯?”

安缇诺雅拉长了尾音后说道,“差不多,到时仲夏会组织人手去探索那个提亚马特的‘神殿’,你带他们那支队伍过去就行了。”

这时白龙塞鲁斯也忍不住呆了。

它以为自己勉强逃过一死。

怎么饶了一圈,是干完一圈苦役后再死。

真是龙可杀不可辱,白龙塞鲁斯当场大喊道:“我接受!”

“不错,你总算是一条很识时务的白龙,看来有栽培的价值。”

说罢安缇诺雅直接挥起手臂,对着白龙开始念念有词施展起法术来。

曾经安缇诺雅连甩几个九环法术,那都是喘息之间而已,看到她居然这么严阵以待,咒语、手势一个不落,赵旭也连忙仔细观察起对方的动作来。

而白龙塞鲁斯看着眼前无比强大的神秘女法师的动作,也不禁期待起来,这该不会给它释放神秘永久强化的法术吧?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人类的打一棒再给个枣子的策略?

自觉聪明的白龙塞鲁斯忍不住分析起来,同时它内心的期待感也在不断提高。

最后,安缇诺雅收声的刹那,只见法术的光芒变成七彩斑斓的丝带不断卷席到白龙的神色,不断围着它盘旋着,最终再一点点融入其中。

“可以了。”安缇诺雅看着自己的法术杰作,满意地点了点头,“我给这白龙下了死咒,一旦它违反你们的命令的话,你们只要念祷我的名字的龙语般作为触发指令,它就会当场死亡。”

“然后变成一头骨龙。”

说着安缇诺雅忍不住得意晃了晃脑袋,“当初我还觉得这传奇法师垃圾,想不到这个‘龙类死亡奴役’法术,还真的有用上的一天。”

———————

作为联盟首领唐德与冰原山脉上的霜巨人一族进行交易的“白手套”,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弗雷尔,也是无比诧异地望着眼前的四人。

他的三位救命恩人,刚刚明明是去追击那驱使冬狼袭击他们的白龙,怎么现在回来后,还平白无故多了一人?

不过弗雷尔并没有纠结多久,马上就上前客气地握着赵旭的手,依次感谢他们几人刚刚的援助。

看到赵旭身上连一件棉衣都没有,弗雷尔直接脱下自己的羊毛内衬大袄,马上要披在赵旭身上,给他取暖,却被赵旭轻轻拒绝。

而一旁已经变形为一位壮年男子外貌的白龙“塞鲁斯”,则是百无聊赖的掏着自己的耳朵,一脸被生活碾压过的苦涩表情。

“不知道几位恩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我弗雷尔虽然实力薄弱,但是也算在都城有点人脉,一般人也会给我这张老脸点薄面。”

弗雷尔人近中年,说气话来确很是客气,哪怕此时已经得救,而都城的援兵此刻也徐徐赶到,他依旧没有丝毫傲慢自得的神态。

“我们接下来,确实有一件事需要进入联盟都城奥鲁。”赵旭宽笑道。

此时弗雷尔和他身后的守卫们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连带着刚刚收敛的那些死去的弟兄的悲戚情绪也冲淡了不少。

弗雷尔暗忖,只要眼前的神秘法师肯开口,那他弗雷尔就有把握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就算对方想要假如协会的官方势力,凭他的关系也能帮忙引荐一下法师协会北方联盟分部的高层。

“这样的话,正好麻烦你了。”

赵旭温和笑道,“我正打算去法师协会北方联盟分部拜访一下。”

弗雷尔当即点头,虽然眼前几位法师的火球术看起来威力十足,不过他们这种外来法师想要见到协会分部的高层也绝非易事,之前他便见过几个碰壁的法师。

他马上在脑海里盘旋过几个名字,常务官他之前有打过交道,回去可以靠着秘书先行约见,绝对不会耽误眼前恩人超过三天的时间。

只是还不待他开口,赵旭便接着说了下去,“是关于筹备坠星镇法师协会分会事宜。”

“……”

顿时,在场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连带着那群过来救援的都城守卫,此时也是呆呆看着赵旭等人。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