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软件下载资源网站

“归大师吗?他能让你来,应该算得到我诈你吧。”

“不是的,我有先天规则之力,师祖算不到我的事。”

我算不算有先天规则之力呢?

归大师算过少典国未来的国运会转到我身上,是骗我的还是真有其事?

能算出来证明我没有先天规则之力。

不对,那时候我的主魂尚未苏醒,应该算另外一个人。

修炼出魔法的我才算具有先天规则之力,封印敖羽的法神不是也没算出我来吗?

丁馗的脑子乱了,一下子联想到几件事。

“你怕了吗?”阮星竹弱弱地问。

“啊?不是怕,我和你是朋友,我对你有多好,归大师不会不知道,怪罪我对你没好处啊。”他倒不担心这个。

“我其实已经晋级禁法,不过精神力太弱,控制不住部魔力,现在被师祖封印,只能施展开塔的实力,瞬移术是我最近才学会的。”阮星竹的声音像蚊子叫。

“难怪,这就合理了!有没有什么天地灵物能增加精神力的?我买点回来让你吃或用。”

清纯萌女可爱组图

“增加精神力的没听说过,稳定或治疗是有的,但我吃了没用。”阮星竹嘟起丰润的嘴唇。

丁馗立刻小啄一口,“嘿嘿,甜甜的。啊,别闹!不能快速增长吗?我有些小办法,不过效果不太显著。”他想起训练一心二用的办法。

“嗯,师祖说我还太年轻,不知道敖妍妹妹是怎么练的?”她感觉得到敖妍的魔力和精神力比自己深厚多了。

“敖家的人身上有秘密,但这个我不能说。”丁馗不能暴露龙族的秘密。

“你知道的秘密还挺多。”阮星竹忍不住吐槽。

“没办法啊,优秀的人就应该承担起更多的秘密,既然获得别人的帮助,便要冒点风险,他们的秘密也涉及相当高级的人物。”

他没有吹牛,跟敖羽有关的是一位法神,敖妍则同龙神有关,都是这个世界顶级的存在。

“我现在有点懂为什么师祖不阻止我来找你了,是要我跟你和你的朋友学习,学习你们快速晋级的方法。”阮星竹有不同的理解。

丁馗、敖羽和敖妍算是国内年青一代的佼佼者,目测无人能超过敖妍,二十岁左右的巅峰禁法应该是元素之子,必须有值得风之子学习的地方。

“快速晋级到现在就有点难了,无论骑士还是魔法师,终究要理解天地规则才能晋升神级。你在七级前最大的障碍是精神力,需要时间积累,在领悟元素前你要阅读人生,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样才有基础去感悟天地。”

阮星竹似懂非懂,“自己是什么?人生是什么?好深奥哦。”她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

谁二十多岁也不会去想这些,丁馗毕竟两世为人,看得要深刻一些,加上猜到点归靖的用意,尽心尽力引导阮星竹体验人生。

“以我来说吧,我是谁?我是丁馗,护国侯之子,当朝驸马,婧婧的父亲,你的馗哥,74师团长等等,对不同的人是不同的身份,我不能只做一种人,不能用对婧婧的爱去对己寇,不能因为爱你拒绝父亲定下的婚事,不能命令部下一样命令少典鸾,我是一样的我吗?”

丁馗看着目眩神迷的阮星竹,手臂下意识地收紧了点,这一番话看似简单,要让没有经历过的人去感受却不容易。

“那我是谁?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小竹对不起你们。”她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一点预兆也没有。

丁馗手忙脚乱,在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一块皱巴巴的手帕,手托着兜住阮星竹的下巴。

痛哭了一阵,阮星竹觉得神清气爽,心中悲痛减轻许多。

她从丁馗手上扯下手帕,擦拭脸上的泪痕,“咦?这不是我给你做的吗?难看死了,你还带着呢。”

“呵呵,你做的衣服穿不下了,这手帕还是可以随身带的。”前面半句是装逼的,后面半句倒没说假话。

“你!”阮星竹忍不住又流出泪来。

“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爱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水元素之子呢。”

噗嗤,泪人儿破涕为笑。

“虽然知道你没几句真的,但我依然很感动。”她主动献上一吻。

“我是母亲的乖女儿,老师的好徒弟,最听话的徒孙,为国作战的魔法师,嗯,嗯,你的星竹妹妹。”

“你是元素之子。”

“准确来说是风之子。”

“哦,我记住了,以后死都不会说出来。”

“乖。”

“……”

“你知道大概重点就行,现在想不通的问题以后慢慢想,会有想通的一天。饭要一口一口吃,日子要一天一天过,敌人要一个一个杀。”丁馗给一个小姑娘做心理辅导完无压力。

“你就是老婆多,要一个一个疼。”阮星竹做了个鬼脸。

丁馗知道这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始终难以让她释怀。

“刚才你因家人有感而哭,亲情方面受到刺激,精神力有微弱的增长,证明我教你的方向是正确的。要不过两天你去我家里走一趟,见见你嫂子,看看婧婧,还有你念念不忘的郦师姐。”

阮星竹酸溜溜地说:“你才念念不忘呢,想刺激我什么?别说是为了我修炼你才成家的。”

“呵呵,你提醒我了,是个好借口。当初你没跟荣大师走,就是她们其中的一员。”丁馗情真意切地说道。

阮星竹闭上嘴巴,直勾勾地盯着湖面,过了半晌才幽幽地说:“我们该回去了吧,有紧急军情找不到你就麻烦了。”

“他们有办法通知我。”丁馗没说是敖妍,虚铜蚌珠藏在空间戒子里,不好解释。

阮星竹还是站起来,顺便拉起他,说:“走吧,我脑子很乱,想回去静静想一下,有你在身边我像傻子一样。”

丁馗没有坚持留下来,两人一同飞上夜空。

“星竹姐姐有问题。”鲁影瞪着对面床的丁芬。

“为什么?”

“她忽然要了个单间,不跟我们住一起了。”

“本来就应该这样啊,她又不是亲兵,你想要单间可以跟老爷申请。”丁芬眼中也有八卦之火,不过有被丁馗教训,不许多管阮星竹的闲事。

“你不知道,她不是在意身份的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跟她较劲来着,结果被师兄给骂了,她还帮我说话,是一个宁愿自己吃亏也要照顾大家的人。师兄到底对她做了什么?”鲁影手托腮帮子拼命想。

“要不,”丁芬跑来鲁影身边坐下,“你去问问她。”

“你个小八卦,没听到师兄说什么吗?让我们老实点。教你一句乖,在师兄面前,宁得罪长公主莫得罪阮星竹!”

“为什么嘛?”

“哎哟,这个我说不太清楚,师兄身边从不缺美女,最早的史莉、郦菲到后来的燕姐和长公主,哪一个不是天香国色,倾国倾城,但唯独星竹姐姐是师兄的禁忌。恐怕这就叫真爱吧。”鲁影没经历过男女之情。

“什么是真爱啊?”丁芬也不懂。

鲁影从兜里摸出一枚金币,丁芬两眼立即放出精光。

“你对金币这种应该也算是真爱吧。”

“随便你怎么说,给我。”丁芬劈过金币,动作快如闪电,鲁影还没反应过来,金币就不见了。

“能让你爱上的男估计是个大财主,你个小财迷,还给我!”鲁影扑倒丁芬,两人在床上嬉闹。

孰不料丁馗就在帐外。

真爱么?我自己都说不清楚,鸾儿和小燕算什么?

亲情?亲情不算真爱吗?

算了,就让星竹单独静静,让苹果去陪她只会添乱。

他回头走向中军帐,“我自己也应该想想清楚。”

一个无眠之夜。

翌日,己军来犯,裕棣亲提一万精骑杀来,己国大师级高手尽出,还有一千名魔法师跟随。

少典军紧守军营不出,免战牌高悬,丁馗带着追随者升空,魔法师和强弩营集中在一起,对准天上倾泻火力,逼得己国魔法师无法靠近。

裕棣见讨不到便宜遂退去。

“看到千军万马了吧,满天的魔法师刺激不刺激?”曾剑问鲁影。

鲁影正色道:“家父说得没错,战场上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想赢得战斗需要凝聚起所有人的战斗力,为将之道莫过于此。”

费则就在两人身后,抚须笑道:“呵呵,看着你们想到老夫年轻的时候,勇帅曾经教导我们,学习打仗首先要学会畏惧,什么时候能从畏惧中得到力量,不顾一切地去战胜敌人,那就能成为战场上真正的勇者。”

“向勇帅致敬!”董霸和骆韬一起拔出长剑,将剑身贴在自己的额头上。

“向勇帅致敬!”周围的将士们一起做相同的动作。

费则给曾剑和鲁影做了个标准的示范,三人一起喊:“向勇帅致敬!”

勇帅丁道在第八军团中极具威望,一两代人内很难消除。

丁馗注意到下面的动静,飞落下来,说:“我感觉不太对劲,董老将军,71师团退回百丘镇,严加防范,没有我的军令不得主动出击。”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