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草莓视频网站

丁馗也不想想,这两只幼豹才多大,八年前它们还跟在母豹身边,最多一两岁,到今天也就十岁左右。

蟒尾迅捷豹是五级魔兽,寿命比人类长得多,生育繁殖能力相对要差很多,这两只仍处于幼年期,起码要再过十几年才进入生育年龄。

“呼噜噜,呼噜噜。”它们围着丁馗打转,不时用头、背靠一靠丁馗。

“有没有人欺负你们?不对,应该是有没有魔兽欺负你们?”丁馗又问。

有一只似乎听懂了,高傲地抬起头:“吼!”表示自己是这片区域的王者;另一只则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跑去拍兄弟一爪,似乎在表达不满。

“不错,棒棒哒。”丁馗拍了拍吼叫黑豹的脑袋。

自从当上父亲他就习惯鼓励小孩子,两只黑豹在他面前像孩子一样。

“走,我帮你们抓些青头锯鳝吃,顺便出口恶气,当年被它们欺负惨了,逼得我躲进岸边的洞里。”丁馗是报仇来了。

“呼噜噜!”两只黑豹高兴地跳起来。

哎哟,这两只家伙居然听得懂我说话,魔兽的智商不可小觑。

丁馗十分惊奇,他说的可是人类语言,两只黑豹虽然不会说话但能听得懂。

一人两豹飞快地跑向波澜河,丁馗为了方便亲近黑豹,干脆不飞了,主宰骑士的速度还是能够勉强跟得上迅捷豹。

短裤美女阳光沙滩 享受海边湛蓝时光图片

别看两只幼豹才十岁左右,可它们已是五级初期魔兽,加上蟒尾迅捷豹的天赋就有加速术,在山林间的奔跑速度可比大武师,完成年后不会比大箭师慢。

波澜河依旧浪花翻滚川流不息,河水滚滚向西奔流,两岸草木繁茂,鸟兽鱼虫出没不定。

“哈。”丁馗深吸一口再重重吐出来,“能不能碰上摘星隼呢?捉一只回去当信鹰耍。”他也知道这不大可能,摘星隼极为高傲,抓回去肯定养不活,就是过个嘴瘾。

两只黑豹蹲在他身后,豹头左顾右盼,神情十足是他的两个保镖。

“去,抓个活物来,我在水里放点血。”他尝试给两只黑豹下令。

立马有一只黑豹转身跑进山里,不一会咬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回来,那兔子只是含在它嘴里,身上没有见血的伤口。

丁馗揪着兔子的长耳朵提起来,道:“小兔子,对不住啦,今天我守豹待兔借你一用。”

说完他迈步走进波澜河,进入水中便用手指在兔子身上戳了一个洞,兔血流到水里,染红一朵水花。

血腥味很快引来数十条青头锯鳝,游到附近它们发现更好的目标,一个大活人,于是加速疯狂地冲向丁馗。

“哼!”丁馗使出闭气法门,走到水底,双脚紧紧地踩住河床,双手摆开架势。

两只黑豹没有跟他一起下水,而是在岸边等候,没过多久波澜河面冒出大量气泡。然后青头锯鳝接连飞出水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掉到它们身边。

噼里啪啦,足足飞出出来十几条半米左右的青头锯鳝。

“呜!”蟒尾迅捷豹发出兴奋的长啸。

它们一口一个咬住青头锯鳝的腮,拖到离河岸更远的地方,直到拖完部青头锯鳝。

“噗!”丁馗走回河岸,吐出嘴里的河水,“享用大餐吧!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下次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他已经手下留情,没有把水里的青头锯鳝都丢上岸。如今他已今非昔比,再次碰上这种凶猛的鱼类一点儿也不慌,一手抓住一只便往岸边扔,丝毫不费力气。

四级魔兽哪里是他这个双六级战力怪物的对手,最大的十几条青头锯鳝被抓,剩下的一哄而散。

“呜唔,呜唔。”两只黑豹没有去吃青头锯鳝,反而跑到丁馗身边哀嚎起来,可能是听出丁馗的离去之意。

“怎么啦?舍不得我走吗?不要这样子,我不可能跟你们生活在一起,就像你们吃那玩意儿我就不能吃。”丁馗指指青头锯鳝,“乖,好好吃一顿,让我看着开心点。”

一只黑豹蹲在他身边,张口咬住他的裤子,另一只围着他打转,根本不管旁边的一堆“美食”。

“这样就不乖咯,我要回家啊,我家里有孩子,需要我回去照顾。”

“吼!”打转的黑豹对蹲着的黑豹叫了一声。

蹲着的黑豹就地滚一下,然后回到丁馗身边,继续咬着裤子。

“啥?什么意思?”丁馗指着打转的黑豹问,“你让它跟着我?”

两只黑豹同时点点头。

“这怎么行啊?”丁馗犯难了。

人类无法养殖魔兽但也有例外,那就是魔兽主动跟随人类。

人与魔兽之间存在友情,比如丁馗和敖羽、敖妍,浮牛山老犀牛的伴侣和法神,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单个的魔兽跟人类在一起不算太稀罕,不管这涉及到魔兽的生长环境问题,如果没有合适的食物,合适的环境,魔兽的实力将不会增长,也就是说跟随人类后会越来越弱。

丁馗看了一眼仍在跳动的青头锯鳝,突然问:“其它水系魔兽或者水地双系魔兽你们也吃吗?”

两只黑豹又点点头。

养魔兽这么高档的事情值得尝试哦,巨羊城离大沼泽不远,那里面的魔兽应该可以成为蟒尾迅捷豹的口粮,我养一只貌似有可行性。

丁馗心动了,身边长期跟着一条青龙,他本人不抗拒魔兽,尤其是能够听懂他说话的,说明它们是可控的,不是毫无人性的野兽。

他摸着咬裤子的黑豹头说:“嗯,那我要先说清楚,你必须听我的话,没有我的命令不能伤害任何一个人!”

“呼噜噜!”那黑豹重重地点头。

“不听我的话就把你丢到高级魔兽的领地去。”丁馗再次确认。

“呼噜噜,呜呜!”那黑豹就地滚了两下,然后爬起来点头。

“也罢,见你们那么听话,那你跟我走,他留在这里。”

两只黑豹再次围着他跳跃起来。

“好啦,好啦,你们快吃大餐,我的时间不多,不能逗留太久。”丁馗没有忘记自己辛辛苦苦捕获的青头锯鳝。

……

八日后,汉原城北门,康升领着几名魔法学徒,带着一辆笼车守在门外。数日前他收到谢鹏的魔法传讯,说是捉到一只蟒尾迅捷豹,想带回家,希望他能安排一下。

他哪里会猜不到谢鹏的目的,蟒尾迅捷豹多半不是谢鹏捉的而是自己跟来的,安排一下无非是走传送门去南京城。

日上三竿,大道上走来一人一兽,准确点说是有人骑在一头黑豹上跑过来,附近的人都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

“大家不要惊慌,魔兽在我们的控制下。”康升飞上半空,特意露一手让城门周围的人安心。

等一人一兽来到城门前,还是有人被吓着,原来那黑豹的尾巴是一条蟒蛇,汉原城的人没见过魔兽也听说过,一看就知道黑豹是魔兽!

“不要慌!来人,打开兽笼。”康升马上让学徒推着笼车迎上去。

“旺财,来,先到笼子里坐会,晚点我会放你出来。”丁馗给蟒尾迅捷豹起了个非常恶俗的名字。

他跳下豹背,指挥黑豹钻进笼车,待笼门关上后周围的人才放下心来。

康升飞下来,道:“你怎么给我搞这一出?这样会害了它,还容易害别人。”

“呵呵,不会的,旺财很听话,是吧?”谢鹏看着笼子里的黑豹,黑豹及时低吼“呼噜噜”回应。

“这只是一时,它长期吃不到魔兽会忍不住乱来的。”康升依旧非常担心。

谢鹏解释道:“您放心,我带它去离大沼泽不远的地方,如果需要进食低级魔兽,可以放它去大沼泽觅食,虽然大沼泽没有青头锯鳝,但是类似的魔兽却有不少,至少不会饿着它。”

“走,先带它回魔法公会。”康升先对学徒下令,“你能确保它不伤人吗?”然后再问谢鹏。

“应该没问题,如果它伤人我会亲手料理的。”

丁馗必须要说服康升,否则他无法带旺财走传送门。

“好吧,你必须带它在公会里过一个晚上,如果它老老实实地不闹事,明天才能让它走传送门。”康升提出一个条件。

“没问题!我听您的。”谢鹏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你啊,我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虽然你不是山魔分部历史上第一个带魔兽走传送门的,但肯定是我经手的第一个,而且很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以后应该没有这种机会了。”康升被谢鹏弄得很尴尬。

让魔兽走传送门肯定要惊动分部会长,不过帮这个忙足够还谢鹏的人情,关键是能够得到一位禁法真正的友谊,值得他豁出去求会长。

“旺财就养在丁馗家,以后您有事可以找丁馗帮忙,我向您承诺他一定不会拒绝。”谢鹏显然知道做这事不容易。

“你当我是朋友就行!这种见外的话以后不要说。”

“对啊,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助,你找我不容易,找丁馗方便些,我很真诚地希望能有帮助您的机会。”

“嗨!走吧,一会儿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