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成年人app短视频

丁薇接到电话时,刚跟白珊珊还有陈思雨从食堂出来。

今儿晚上吃的是食堂大厨秘制的红烧鸡翅,大家好艰难从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成功买到,味道相当的棒。

以至于白珊珊被勒令只能吃一个之后,一直到晚饭结束都满心痛苦郁郁不欢,走在路上还觉得提不起精神来。

以至于丁薇和陈思雨只能轮番哄她,比如说:你看前边那女生穿裙子多好看!你要瘦下来,腿肯定比她还长还直!

再不就是:你看前头那女生的腰多细呀,天哪,穿这种短上衣肯定特别美!你要瘦下来了,到时候你嫂子不得一天到晚给你做衣服,都美的很!

再让小杜哥给你拍一张两张一整本照片,这都是你青春最美好的时候呀!

巴拉巴拉巴拉……

……

白珊珊看着她俩一唱一和,这会儿悠悠叹息。

“饭都吃不饱的青春,要来何用。”

丁薇:……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珊珊也成长了呢!

娇艳欲滴轻柔妩媚少女图片

现在都不好忽悠了。

她只能板起脸:“胡说,你怎么可能没吃饱?那么大一碗青菜吃哪里去了?还有一碟鱼肉和牛肉呢!”

不想运动的减肥,那只能从味道上牺牲一下下了。

白珊珊最近吃的都是以蔬菜为主,再搭配个鸡蛋啊,虾啊,三文鱼啊,或者普通的鱼以及牛肉之类的。

跟假期那个精心控制他饮食的教练对比,可能差距就在于这些不是精心烹调的,所以该咸的咸,该辣的辣,总体来说口味儿还是不错的。

相应的,效果也就来的慢很多。

“你看你,最近控制得好,这不就瘦了三斤了吗?再控制一个星期,又能再瘦个两三斤。”

……

能不能瘦丁薇不知道,反正大饼是可着劲儿的画。

再说了,只要没饿着,青菜管饱水果适当吃,是那么个意思就行了。

白珊珊鼓起腮帮子,总觉得最近这段时间皮肤都差了很多。

好像都松弛了。

但是没办法,有得必有失嘛!脂肪少了,皮肤不得稍微松一松吗?

她还想说什么,丁薇的手机就响了,于是这个没有排面的白富美只能咽下口中的话,缅怀着自己已经逝去的鸡翅,和没有前途的青春。

……

丁薇接电话时心情还是挺好的。

“喂,大姑……”

然而关怀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大姑在那里哭天抹泪儿起来。

丁薇:……

这……她爸妈又在家出什么幺蛾子了?

想起自己之前旁敲侧击的那些关于二胎的话,丁薇眉心一跳——

不会吧,这么有效率!

难不成这么快就怀上了……这这还没满两个月吧?

而且……他们还怎么敢跟大姑说?

大姑是有点重男轻女,还格外护短,如果说缺点,那也真是有够一箩筐的。

可优点也不是没有。

她挺会教育孩子的,路见不平还仗义,家里这摊事可是拎得清又看得明白呀。

就这么说吧,要是俩夫妻没孩子,只准生一胎的情况下,是个男孩,大姑肯定会觉得比女孩要好。

可要真是个女孩,她也觉得,闺女也一样贴心,并不执着于追求男孩。

而且大姑挺会教孩子的。

丁薇记得,上辈子海涛弟弟就算大学不怎么样,毕业了也不肯进她单位,但大姑还是愿意放他在外面闯一闯。

而且是真的不给一分钱的那种闯,非得让海涛弟弟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

当然,催婚还是要催的。

毕竟在大姑的思想中,人的人生,就是该到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就要去做什么事。

大姑娘拖着不结婚,不行。

大小伙子拖着不结婚,那也不行。

这点儿她肯定是做到男女平等了。

(???)

……

就这,丁薇她一个不怎么接触的都能看明白,怎么丁海洋这个当弟弟的,还敢在这时候跟她说这事呢?

果然。

大姑哭诉那句话之后,立刻就嘱咐丁薇道:

“薇薇啊,你爹妈现在屎粑粑糊了心。一心还想再生个男孩,到时候还不定要造多少孽呢!”

“你听话,自己在学校好好打工,别乱花钱,有点钱自己全攒起来。”

说着说着,又好像感同身受,眼泪忍不住又掉了下来。

怎么这可怜的侄女就跟她一样,都碰上不靠谱的爹妈……

“你这孩子,这爹妈靠不住了呀,你只能靠自己。”

想了想还是觉得侄女儿挺惨的,有了这么一个小康家庭,跟没有似的。从小新衣服没买两件,好不容易考大学,眼看着混出来了,爹妈又来了新想法……

大姑赶紧嘱咐道:

“薇薇,你听我的,大学里能谈个好对象,咱就谈个好对象。”

“到时候别听你爸妈的回家乡来找工作,实在在大城市待不住了,你再考虑回来的事。”

“这会儿你就好好在帝都发展,你也说了,大城市机会也多,上升空间也大……到时候真谈了个合适的对象,大姑给你把把关,别听你爸妈的。”

——说的这么直白?

丁薇笑了起来。

她爸妈不会把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那些念头,都说给大姑听了吧?

不会吧?不会吧?

比如找个本地对象,比如不能离家太远,比如彩礼要多收一些帮衬家里……

这可真是——

丁薇忍不住又有点想笑。

大姑思想她多接触两次,如今就能看得7788了,怎么她爸妈还整不明白呢?

这会儿什么都没影儿就敢跟大姑说……

丁薇心道你们要真等孩子生下来了,抱给大姑看看,搞不好她最后会劝着丁薇帮一下家里。

可什么都没有,就先要削减女儿的地位……

那大姑肯定觉得这家都是傻子了。

谁家也不愿意跟傻子做朋友啊。

……

丁薇在这边清了清嗓子,然后才将话筒凑近:

“大姑,你别伤心,我没事的。”

此时此刻,她就是白莲花本莲,不仅柔弱无助又可怜,还胸怀一颗圣母心,能够原谅世间的一切,包容所有不可能。

大姑越发想叹气:“傻孩子,你又要上学。还要操心花钱,你是不知道这难处啊!”

“没事儿大姑,我找了个做家教的工作,这会儿只要多努力一点,维持生活足够了。”

大姑叹气:“你可别一门心思光想着挣钱了,大姑也不劝着你不打工,打工是肯定要打的,毕竟爸妈靠不住……但是你要实在没钱的时候,也别硬撑着,跟姑说,姑给你哈。”

丁薇感动极了,声音都仿佛有些哽咽:

“大姑,你真好,我海涛弟弟到时候可一定要考到帝都来呀。”

“到时候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他的。”

“这样的大城市给他的眼界见识带来的变化,绝对不一样。”

说起这个,大姑欣慰极了。

“薇薇,多亏你帮忙,你帮海涛整理的那些资料啊,我硬逼着他全啃的透透的……初九那天一开学,考试分数猛的窜了一窜,放假在家里的同学,就数他进步最大!”

“老师都跟我说了,只要再加把劲儿,211稳了。”

“真的吗?”

丁薇也开心极了。

“但是大姑,咱们城市里想往帝都考,光分数够还不行,得超出好多才稳妥。”

“你叫海涛弟弟再冲刺一把,最好能稳住985,再不行跟我一样,分数够进明大阅微政法,那就妥妥的了。”

大姑:……

唉,不是她看不起自己的儿子,主要是如今稳了211就已经很吃力了,真跟薇薇一样,那海涛岂不是完美继承了她这当爹妈的基因?

不敢想,不敢想。

大姑只能谦虚:

“那哪说得准呢,到时候估分再万一……”

“呸呸呸!”

大姑想起这茬儿,赶紧把不吉利的话呸掉。

现如今是自己估分自己报考,跟后世那种先出分数再报考是不一样的,凭空又增加了很多困难,因此大姑也不敢打包票。

但是丁薇却也松了口气。

只要211的分数稳了,想考进帝都来,那真是没问题了。

反正说起儿子,大姑那真是说不完的话,这会儿略带些烦恼的说道:

“你不知道,老师一看他的进步就惊讶了,赶紧问他假期补的什么课呀,学的什么资料呀……我一个没忍住,就把你给的那些帮忙都说了。”

“还有那些个资料,现在老师都求着咱们,要把这些资料复印下去给整个学校呢!”

大姑说这话又自豪,又觉得有些心痛:

“早知道就不跟他们说了,到时候大家都靠着这资料,真的把学习成绩提上来,我海涛竞争压力不是更大了……”

毕竟高考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分不知道就能甩下多少个名次。

丁薇劝道:“没事儿大姑。”

“海涛弟弟能有这个成绩,是因为他本来就不笨,只不过以前爱玩没收心……”

这可不。亲亲

大姑被捧的心花怒放。

“现在离考试也就剩一个多月了,资料就算全给大家,能学的也有限,还是让海涛弟弟稳扎稳打,咱们心态不输就行了。”

丁薇如今摸大姑的脉,那是一摸一个准:

“再说了,大姑别操心,还有我呢!这考前冲刺到时候我也给海涛弟弟安排上,放心。”

丁薇说到这里,怕大姑又接着没完没了,商业吹捧也得适可而止,不然就不真诚了。

她于是转移话题:“大姑,我听萱萱说你最近在卖保险?怎么样啊?”

“那能怎么样啊——必须行啊!”

说起事业,大姑也是滔滔不绝:“好,好的很!薇薇你才开始跟我说保险,我还觉得你是被骗了,这保险不都是骗人的家伙吗?”

“后来那天没事我就去旁边那栋保险大楼去看看,听了两节课,还领了一箱牛奶一壶油!”

“哎哟,我跟你讲这个课真是不虚此行啊,讲的太透彻了,让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不,当天我就我就去问了他们这工作怎么做的……”

丁薇:……

这效率也是真可以的。

不过听课换米面油等东西现在还是挺流行的,不光保险公司用这套,就连一些卖老年保健品的骗子什么的,也就爱用这个。

大姑还在说她的心路历程:“你想啊,当天听完课,我就决定自己一定要买保险了,不光我买,还得给你海涛弟弟买,还得给你姑父买!”

“但是我要买了,那提成不白给人家了?所以我就直接入职了。”

“反正也是个兼职工作,不影响我单位里的事。”

就是兼职基本工资领的少些,但是提成该有还是有啊。

这么一来,大姑觉得自己保障也有了,提成也拿到了,双管齐下——

完美!

……

这种办事效率……丁薇真的太喜欢了。

她也假假的叹口气:“唉,大姑,我最近也没有挣到太多钱,等我下次加薪钱赚多了,我也找你买保险,给我爸妈的都买上……”

肯定得买啊!

到时候真要是进医院了啥的,那不也是份保障吗?反正受益人写自己。

既然买不买都要掏钱,那何不让保险公司掏呢?尤其还能将大姑的战船绑的更牢。

当然了,还得看清楚合同。

不过这方面去问问学校学经济的,经济学好像有《保险学》专门的这门课,应该可以打听点吧。

丁薇自己不是没了解过,但是上辈子跟现在差了十几年,保险不知道换了多少种模式了,现在买保险还是得根据现在有的保单来看。

“你这孩子……”

大姑又感动的不行了:就这样好的女儿,海洋跟白秀娟真是瞎了眼哦。

就是有点太善良、太会为别人着想了。

这种性格,在社会上要吃亏的呀!

大姑无奈又甜蜜地想着,仿佛肩上的重担又加了一分:还得我这个当姑的来教、来把关了。

“但是大姑,”丁薇又嘱咐道:“就算我攒到钱了,也不要跟我爸妈说,我偷偷的买……不然他们万一因为这个保险的事生气,或者是觉得没什么负担,所以不好好生活……那我的压力不是更大了吗?”

看看!看看这孩子,怎么就能体贴成这个样子呢?

大姑一边泪眼汪汪,一边表示明白。

就白秀娟那德行,搞不好知道薇薇有钱买保险了,还得从她手里把钱要过去。

薇薇心眼儿这么单纯,肯定会被骗的。

所以……

大姑下定决心:就算是为了自己,让她自己自私一把,就当是为了业绩,能不说也必需不说!

她一口应下来,只觉得斗志满满。

……

她们是一边走动一边打这个电话的,不过距离拉的有些开,陈思雨听的只言片语,和白珊珊商量:

“说什么保险,薇薇要买什么保险?”

白珊珊也没听清楚,这会儿见她挂了电话,连忙问道:“薇薇你要买保险吗?我让我哥给你找专业的保险师给你规划呀。”

“这倒不必了。”

多买不是不可以,但从大姑手里,她打工赚钱必定不能太多,一千两千是极限了。

就这么点儿,如果还要找规划师的话,那这规划师也太不容易了。

丁薇拒绝道:“我买的不多,也就是图个安心……思雨,到时候你们学经济的,有哪个同学或者朋友在这方面有研究,你帮我介绍一下吧,我有偿咨询几个问题。”

陈思雨二话不说,拿起手机来:“什么有偿咨询……快把你的问题发过来,我直接给你问。”

好吧。

丁薇差点都忘了,交际小达人最近已经把自己的生意拓展到她蹭课的经济学院了。

不过就是个问题,对她来说压根就不是问题。

丁薇没忍住,又伸手给她一个赞。

……

不过说到交际小达人,丁薇忍不住问道:“小达人,之前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了吗?”

身边有这么个宣传大户,丁薇肯定得用上了。

她的新网站宣传,陈思雨其实老早就开始卖力了

陈思雨得意洋洋。

“每推荐15个人就有100块钱的收入,薇薇你猜我的收入现在是多少?”

她的得意太过明显,丁薇忍不住大胆的想:“1000?”

陈思雨摇摇头:“你尽管再大胆一点。”

她忍不住惊讶:“难不成是1万?”

陈思雨得意洋洋:“还好还好啦,13,000多块钱,具体我没有数。”

丁薇真的是叹为观止。

这交际小达人得把那个“小”去掉了呀!

推荐个网站注册就能带这么多人吗?

难怪那天王清河在公司待了一会儿,还说她宣传路子做的特别好呢。

毕竟实名注册每一个可都是很有潜力的用户呀。

就算不花钱,单单他注册了,这就是未来流量的一种可能。

陈思雨这会儿倒谦虚起来:“还好啦,我手机QQ里就有几千个人啊,然后论坛上还有一点点小名气,所以我就去附近几个学校的论坛宣传了一下,让那些朋友们再帮忙宣传一下。”

她忍不住提意见:“其实你这个推荐制度我觉得很不合理,你应该弄个分级制度啊!”

“我推荐的人,如果再推荐人来,再让我抽一笔,这样才好。”

“那你看我在别的学校推荐了那么多个,他们转头又发展自己的同学,这样就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了呀。”

丁薇忍不住叹气:“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其实当初他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这个分级制度做起来,一不小心路子错了就有点打擦边球的意味。

而且也更加复杂了。

对于他们新的财务系统来说,这么支撑下来有点困难,所以干脆放弃了。

不过尽管如此,丁薇还是看着陈思雨目光复杂:

“突然觉得,就算你不开网店,你的路子也能走得很广啊。”

她有这种能力,说流量都不能足以匹配了!

现在这种算什么,自己就相当于一个无线网卡呀,流量要多少有多少,这才上大一呢,就能带来这么好的广告收入。

——不混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只要科技跟得上,陈思雨成为带货天王,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

白珊珊这会儿也是叹为观止。

不过她的交际圈子本来就不大,所以这种事一开始她也没指望能帮上多大的忙。

只是这会儿微有些惆怅:“还是我的粉丝不够多,不然发个微博的话,说不定也能起这样的效果……”

她倒不图钱多钱少,纯粹是想帮朋友们的忙。

丁薇赶紧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你上一篇博文我看了,非常有意思呀,你没发现已经被转载在论坛上去了吗?不过还有个人特别可恶,把你的署名抠掉了,换成他自己的……”

白珊珊一扬头:“我的便宜,只有我给,别人才能沾光。不然他们以为是谁都能占的吗?”

做个博文可费了她一两个星期的功夫呢,感觉都要熬秃了头……但是自己亲历实践也是有好处的,最起码现在白珊珊就敢说,她对节奏把握的很稳当了。

恰恰好,他们学的也是这个有关于写东西的专业,稳当。

“我已经通知我哥了,他助理会帮我安排个律师来。”

丁薇:……

她拱起手来:“失敬失敬。”

有钱办事真简单。

白珊珊赶紧翘起尾巴,得了夸奖的她心满意足。

……

陈思雨这会可不知道丁薇对她的刮目相看,此刻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反而又有些羞涩,又有些不确定。

“哎,薇薇你说……小杜哥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呀?”

???

丁薇惊讶的看着她:“你现在才发现吗?”

“他一个摄影师如果不是对你有意思,干嘛还要帮你理货,帮你干这干那……”

一开始还可以说是人手不足,只有摄影师一个,所以他事事亲力亲为。

但如今助理都又招了两个了,陈思雨这边拍上新图片,他还是自己一个人带着东西过来。

有时候就一个细节图,能跟陈思雨讨论半天……讲真,小杜哥的时间今非昔比,如今可值钱多了呀。

……

陈思雨表情复杂,这会儿又看了看白珊珊,却见她也睁着大眼,疑惑地瞅着她,似乎在问:你怎么才问这个问题?

陈思雨:……

好吧,感情就她不知道。

不过这么一来看来是真的了!

她忍不住嘴角上翘,心中涌出一两分的小自豪。

今晚没了哈。

如题。脑壳有点痛,今晚要早点休息了。

一块钱的交易来不了,六毛五也凑合。

谢谢大家支持,明天还会有很多的。

《丁薇记事》今晚没了哈。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