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看片软件下载

而陈凡也是目光一凝,但随即便是玩味地看了远藤胜介一眼道:“没想到,远藤公子竟然找到了这里来,而且还带来了高手,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呢?”

“想做什么?”一听此话,远藤胜介脸上便是闪过一丝怒意,看着陈凡咬牙道:“上次在东海大学,你让我丢尽了脸,我伊川财团少主何曾经历过这种耻辱,老子找了你半个月才找到,今天一定要一雪前耻!”

一边说着,远藤胜介的脸色近乎狰狞了起来。

上次被陈凡狠虐之后,他便下定决心要报仇,从岛国花大价钱请来了高手,可是万万没想到,陈凡竟然直接从东海大学消失了,让他几乎崩溃,找了半个月才靠着蛛丝马迹找了过来。

他暗暗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让陈凡好看!

不过面对着他那几乎扭曲的神色,陈凡却是目光淡然,指了指那黑衣劲装的中年人道:“就凭他?”

“你!”感受着陈凡那带些慵懒的语气,远藤胜介愈发恼怒,不过随即便是冷笑一声,指着那黑衣中年人道:“陈凡君,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是华夏的修炼者,不过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岛国的中忍井上流大师,一身忍术神鬼莫测,杀你够好几百回了!”

“中忍?”陈凡目光一凝,看了看那黑衣中年人,玩味问道:“你就确定中忍能杀得了我?”

“八嘎雅路!”远藤胜介怒喝一声,攥着拳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质疑井上君的实力!井上君,你看看该如何教训这混蛋!”

说到最后,他朝着那一直沉默的黑衣中年人问道。

听见此话,那黑衣中年人抬起了头,阴森地看了陈凡一眼,用一口蹩脚的汉语道:“远藤君,对于我们忍者来说,是从来不屑和死人争辩的,待会儿我会用实力来证明自己。”

“哈哈,好!井上君果然不愧为中忍,气魄超人!”一听此话,远藤胜介大笑道。

等待王子的清雅女郎

而那叫做井上流的众人则是向前走出两步,看着陈凡道:“陈君是吧?你有什么想说的话赶快说,因为那就是你的遗言。”

嘶!

一听到这霸气的话,即使是远藤胜介几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井上流的目光充满了敬佩,这实在是强者风范!

而感受着他们那崇拜的目光,井上流的嘴角则是溢出了一丝淡淡笑容,仿佛胜券在握。

不过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一凝,因为一道带着些讥讽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我看你的实力,与我相差无几,口气倒是狂妄,什么时候你们岛国忍者比我们超凡者还霸气了?”

“谁?”听见这冷不丁的声音,井上流等人神色猛地一变,向着旁边看去,便是看见了那鼻青脸肿的艾斯,感受着他身体中的那份气息,井上流瞳孔一缩,惊呼道:“e级超凡者!”

“e级超凡者?”远藤胜介一愣,看着井上流问道:“井上君,e级超凡者是什么实力?”

“不弱于我啊!”井上流面色凝重,随即看向那艾斯道:“阁下,这是我们与陈君的战斗,您难道要干预吗?”

“哼,”看见他那瞬间变得有些谦恭的神色,艾斯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但随即指着陈凡道:“你杀不了他的,我和你的实力相当,却根本无法压制他!”

“什么!”一听此言,井上流面色顿时一愣,惊疑不定地问道:“他不就是个固体修士吗?阁下乃是e级超凡者,竟然对付不了他?”

“我……”艾斯脸上闪过了一丝浓浓的郁闷,但接着咬牙道:“那家伙肉身强悍到极点,光靠我一个人的话,根本来不及施展元素之力,便会被其轰飞,我看你去了,下场和我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嘶!

看着艾斯那凝重的神色,井上流和远藤胜介对视一眼,眸中皆是带着一抹惊骇。

原本以为今天吃定陈凡,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井上流目光闪烁不定,但随即咬着牙道“我们岛国忍术神鬼莫测,奥妙无穷,我不信他能捕捉到我的身影!”

“哼,”听见他这自信的话,艾斯冷冷一笑,指着自己的脸庞道:“看到我的样子了吗?若非是我及时求饶,恐怕我现在已经死了,你若想和我一样下场,就一个人上好了。”

咕咚!

井上流原本再次自信起来的神色,在这一刻猛地一变,看着艾斯那惨不忍睹的脸庞,狠狠咽了口唾沫,而他的眼中,也是在此次露出了一丝挣扎之意。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艾斯的实力不逊色于自己,可是最终竟然是这种结果,让他对陈凡开始充满忌惮,不过若是就此离开,那传回岛国之后,自己中忍的尊严何在?

想到这里,井上流神色不停变换,而看着他的脸色,远藤胜介一下子面色也是难看起来。

井上流怕颜面无光,他却是怕陈凡再次狠狠虐待自己一顿,毕竟自己的胯下现在时不时还有点疼。

可是,费劲千辛万苦找到这个混蛋,难道真的就要离开吗?

“两位不用多想,我有个主意。”而就在两人纠结间,艾斯则是冷冷说道:“不如,我们联手击杀他,这样,无论他对付我们那一个人,另一个人都会有足够的时间施展法术,重创于他。”

“什么?联手!”一听此话,远藤胜介和井上流的目光顿时一闪,随即一抹喜意在脸上浮现出来,远藤胜介拍着手道:“这个主意真是绝妙,井上君,那就拜托了!”

“一定不让远藤君失望!”井上流躬身道,看向陈凡的目光再次闪烁着一抹倨傲之意。

看着两人压根不经过思考便同意的样子,艾斯眼中闪过了一丝深深的鄙夷之色。

自己是迫于无奈才使用这样卑鄙的计策,但这两个人根本不在乎这个计策有多不要脸,竟然没丝毫犹豫就欣然同意,实在让他不齿。

不过他当然不会明说,只是点了点头道:“这样最好。”

说罢,便是走到了井上流旁边,而两个人冰冷的目光,也是同时向陈凡看去。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